R的多重含义

躺在音乐剧&英剧坑底

【悲惨世界/同人】在我的裙子里是你 In my dress

分级 Rating:Mature

分类 Category:M/M

配对 Relationships:Enjolras/Grantaire

标签 Tags:现代AU;Fluff;女装;Dress up

备注 Notes:请诸位多多评判(鞠躬;非常OOC;非常雷;反正最后车没开起来……;实际上真的只是穿衣服啦;无聊无聊无聊的;



简介 Summary:格朗泰尔——一名服装设计系的学生——成功地拐骗了自己的男朋友来穿他做的衣服。




“艾潘妮和珂赛特都去度假了。”

“然后,马吕斯现在整天魂不守舍。”安灼拉盯着笔记本的屏幕,敲着字。

“我也是。”

“你?你也变成拿破仑派了吗?”

“她们是我的模特。你知道,我们系的作业很多。”格朗泰尔轻轻靠在安灼拉的肩上,“最近又要——”

“所以你需要一个模特。”

“我可不可以把这个看做是同意了?”

“但是你最近的课题是女装。”安灼拉挑了挑眉。

“对啊。你是唯一一个符合我现在做出来的衣服的尺寸的人。”

“我假设你是有所企图的。这个理由显然不具有说服力。”

“那我的爱够说服吗?”

安灼拉轻哼一声,没有回答。

格朗泰尔仿佛撒娇一样拱了拱,磨蹭着他的脖子。像一只小猫似得。

“好吧。好吧。”


——————————————————


安灼拉现在后悔这个决定了。

尤其是当他双手撑在桌子上,努力地穿进硬质麻布紧身胸衣的时候。

“嘿,放松。我还没开始收呢。”格朗泰尔拉着胸衣后面的带子。

“但它已经很紧了。”

“细腰都是勒出来的。Well,在现代人眼中的畸形的审美。”格朗泰尔一边说,一边开始用力地拉紧胸衣背后的丝带。

就像系鞋带一样,不过更用力一点。

安灼拉间断地发出了几下呻吟,他感受到胸腹的压迫感越发地强烈。

“我坚决反对这样的服装。”

最后把长出来的带子塞进胸衣里。

格朗泰尔噗嗤地笑了笑:“亲身体验过了才知道有多痛苦吧。”

“哦,天哪,如果不让你穿下束腰,我都不知道你的腰这么细。Aha!这么性感!”

他感慨道,然后略带挑逗性地将手滑过安灼拉的大腿内侧。

“如果你不想我在我们俩做爱的时候窒息而亡,那就请把手放安分点。”安灼拉的语气更带着些许调侃的意味。

“好吧!”格朗泰尔举起双手投降,“接下来,是克里诺林裙撑了。我已经把它改得比较小了,当时下摆周长最极端的有9米多。”

安灼拉默默地套上了裙撑。他可不想被嘲讽为爱抱怨的小孩子。

但他不会轻易地闭嘴的。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详细的课题。”

“19世纪的欧洲女装。我选了新洛可可时期,也就是克里诺林时期。一件经过改良的落肩领晚礼服。”格朗泰尔抱来了衬裙和贴身背心。

“这样的衬裙要穿三四条,非常浪费布料。”安灼拉笨拙地转了一圈。

“还容易烧死人。”

然后是正式的半身裙。裙子是浅蓝色的丝绸制成的,伴有银色刺绣和宽蕾丝花边。

背扣的紧身角形上衣,领口用了蕾丝和蓝色缎带装饰,点缀着数颗塑料仿珍珠。

“有时我真希望你是个女孩子。”格朗泰尔对着安灼拉的耳朵悄声说,“穿着我做的衣服,在乐池里跳舞,一起喝酒,在地上疯狂地搞起来。”

“我可能会先死在紧身胸衣里——让我们先拍完照再研究你那点小情趣。”

安灼拉算得上是个还算出色的模特。

格朗泰尔绝对是个出色的摄影师。

瀑布状落下的淡金色的假发卷配上硕大的克里诺林式的裙子近乎完美地遮掩住安灼拉身上的男性特征,令他的色彩更加柔和。

灯光打下来。

“很美。很美——”格朗泰尔呢喃道。

“可无论你再怎么夸赞我携带的女性化气息,但也无法改变我固有的性别。”安灼拉提起裙摆,“这些照片所带来的感觉始终是不同的。”

“它们现在给我带来了一个新的想法。女性中男性,男性中的女性。如果把两性的模板相倒,会产生如何不同的感觉?”格朗泰尔半跪在地毯上为安灼拉解开上衣。

“以突出第二性征为目的的服装作用在对立的性别上所带来的是冲破传统性别观念的牢笼的勇气与思考。”安灼拉感觉恍若新生——逃离了令人窒息的胸衣——长舒一口气。

“我们是不是变得过于严肃了?”格朗泰尔仿佛被安灼拉的解放逗乐了。

“你先开始的。”

“那我是不是可以负责让它走向不严肃呢?”格朗泰尔扯掉了对方长袜上的丝带,令它缓缓地滑落。

“在我的观点里,性爱也是严肃的。”安灼拉温柔地咬住格朗泰尔的下唇。

“那我严肃地说,我现在真的真的很想上你。”

“我严肃地回答你,好的。”

格朗泰尔轻轻地将安灼拉按在了地毯上,在他花了一个月时间做出的裙子上。

“美好的东西就是用来毁灭的。”

“我不赞同。”

“Well——”

“Grantaire . Shut up . And . Fuck me.”




参考书目:

《西洋服装史》

《西方服装通史经典图鉴》

评论(10)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