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的多重含义

躺在音乐剧&英剧坑底

【悲惨世界/同人】请不要离开Don't Leave,Please

分级 Rating:Teen and Up Audiences

分类 Category:M/M

配对 Relationships:Enjolras/Grantaire

标签 Tags:现代AU;Angst and Fluff;Crying Enjolras;安灼拉具有奇怪的逻辑;Love Confessions;Getting together;

备注 Notes:请诸位多多评判(鞠躬;非常OOC;非常雷;无聊无聊无聊的;这应该是我写过最长的东西……;既不存在文笔也不存在脑洞和逻辑






简介 Summary:迷迷糊糊的格朗泰尔在半夜的穆尚里发现了正在哭泣的安灼拉。他十分的困惑,并且试图安慰对方。





格朗泰尔在午夜的穆尚醒来。在被安灼拉的斥责送入酒神颂的高潮后单薄地醒来。


屋里默默发光的大功率节能灯与丁点星光都没有的漆黑夜空形成了鲜明对比。


里面是光明,外面是黑暗。


灯光异常地刺眼,大厅异常地寂静。


他揉了揉眼睛,用模糊的视线扫过整个咖啡馆,确定没人后,从地上捞起破旧的牛仔外套,抓过钥匙,准备走入黑暗。


当然,光明不会就这么让他轻易地远脱离自己的怀抱。


一阵断断续续的抽噎声止住了他的步伐。声音不大,但足以引起注意。


鬼?一个悲伤的鬼?


他脑子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


哭声并没有像恐怖片里一样突然消失或变得阴森恐怖。他听出,声音的主人似乎正在努力克制哭泣的欲望,但却无法停下。


格朗泰尔再次用他看东西还带着重影的眼睛打量四周。


在穆尚角落的布艺长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在目光捕捉到那人的瞬间,他清醒了——包括眼睛,脑子和身体。


安灼拉。


在午夜的穆尚。


哭泣。


他无法相信这个画面。安灼拉从来没有在任何人面前哭过,从来没有展示过一丝脆弱。一个哭泣着颤抖着的安灼拉。


他不知道该做什么。


是走还是留下来?安灼拉肯定不希望看见他。可是他又担心把哭泣的安灼拉一个人留下会不会过于冷酷。


他不知道该做什么。


下意识地,他向沙发移动过去。当指尖触碰到安灼拉的肩膀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


安灼拉仿佛被针刺了一般,猛烈地从沙发上跳去,回头看向格朗泰尔。


“你,你,你怎么,怎么,在这?”安灼拉难以形成通畅的句子。


通红的眼睛。干裂的嘴唇。


“我——你——现在是半夜了。我正要回家——”


格朗泰尔呆呆地看着安灼拉合上面前的笔记本电脑,重新坐下。


“你没事吧?”他好不容易憋出几个字。


“我很好。”执拗的安灼拉式回答。


“哦,好吧,那我走了。”他迟疑地说道。


空气再一次变得寂静,除了安灼拉急促的呼吸声。


“不,我不好。一点都不。”


格朗泰尔坐了下来。


“我的父母要离婚。我,我——”安灼拉无法停止自己急促的呼吸,努力地尝试塑造句子。


“别急,放松,慢慢来,呼吸。”格朗泰尔轻轻抚摸着对方的后背。


“我忍不住就开始思考,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这样的结果。”安灼拉用纸巾抹去眼角的泪水,“我无法理解我最后得出的疑惑。我无法解答它们。”


格朗泰尔耐心地听着安灼拉口齿不清的叙述。


“我的父亲一直在殴打母亲。每次,在他喝醉以后。我之前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现在,母亲终于受不了了,她向法院申请离婚,搬出了父亲家。”


“我知道,这是家暴。我绝对支持母亲离婚,而父亲也应该为此付出代价。但我忍不住想为什么他们的婚姻会走到这一步。”


“他们在刚结婚的时候很幸福,从照片里我可以看出来。母亲那时很漂亮,和我一样的头发和眼睛。很多人,包括父亲都在追求她,为她的美貌而折腰。”


“这段婚姻平顺地度过了很久。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和我的出生。母亲开始变得憔悴与疲劳,她的光彩逐渐暗淡。”


“大概是在我十二岁的时候,父亲第一次打了母亲。母亲发现了他的外遇,质问他为什要背叛这段爱情。而他说,他厌倦了母亲,他娶母亲仅仅是因为她的美貌,如今她已不复往日,又有什么可以再维持住爱情呢。”


“这样的争吵和殴打一直持续着,我却从来没有发觉。父亲开始每天喝酒,外出作乐,醉得不省人事地被送回家。他变得暴躁,无故地发脾气,咒骂母亲。”


“我——如果一段感情仅仅建立在外表的基础上,它会持久吗?这样的结论——”安灼拉的呼吸在叙述中逐渐恢复平稳。


格朗泰尔愈发地感到不安,他感觉到这个故事带着一种奇怪的相似性。


他极力地否认自己的假设——安灼拉父母的经历是在是太影射他与安灼拉了。


同样的美人。同样的酒鬼。


不。这不可能。


“我并非无情无欲。我想要一段长久的感情,一段可以相伴一生的感情。”安灼拉继续道,“可是他们令我重新思考。这样的可能性——相伴一生——是否真的存在。”


“我的外貌是否会成为他人爱我的唯一原因,是否会成为维持一段爱情的唯一因素?”


“高度要求互相忠诚的感情在经过一段时间后会不会产生厌倦,继而导致严重的后果?”


“开端的甜蜜行进至结尾的冷漠,是一方的改变引起的,还是双方的错误?”


安灼拉持续抛出了疑问。


格朗泰尔思索了片刻,严肃地回答:“在我的观点里,爱情会走向任何结局都是可能的。无论你是否美貌,是否忠诚。一段感情的产生和结束都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导致的。”


“我害怕。”


安灼拉在午夜的穆尚向自己爱的人叙说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恐惧。


“我害怕被抛弃。”


“如果有人敢抛弃你,我一定会——”


“我害怕被你抛弃。”


格朗泰尔愣住了,他无法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话语。


“什么?”


未等他语言落下,安灼拉又爆发出一阵哭声。


“我——呃——安灼拉,啊,别哭,不要哭。”格朗泰尔不知道该说什么。


被我抛弃?


这算是谴责,表白,还是什么?


他来不及思考这么多了。


“千万不要哭啊。我,我一定不会抛弃你的。”格朗泰尔抽出几张纸巾,轻柔地擦去安灼拉脸上淌下的泪水。


“真的吗?”


“嗯。”


“谢谢。”安灼拉呢喃道,然后将头靠向了对方的胸膛。


格朗泰尔又陷入迷茫之中。他不懂这意味着什么,只好抱住安灼拉,让他在静静地依偎着自己休息。


或许这是一个表白。或许这只是安灼拉需要一个人——任何一个人的安慰。


不管怎样,他已经满足了。


时间大概过去了仅仅四五分钟,却想生命一样漫长。


“抱歉。”安灼拉重新抬起头,他似乎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冷静,“今天晚上我可能有点激动。”


“没关系,你需要一杯水吗?我去倒。”


“嗯,好的。”


当格朗泰尔端拿着杯子回来时,安灼拉似乎准备好要离开了。他轻轻拿递上水。


也许安灼拉会想他忘记这一晚发生的事吧。


片刻的沉默,直到一方再次开口。


“呃——我,谢谢你今天听我讲了这么多,占用了你睡觉的时间。”


“哈,真的没关系的。”格朗泰尔笑了笑。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当然。”


“我之前说的,关于抛弃的——”


“如果你想我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我不介意这么做的。”格朗泰尔打断了安灼拉。


“不是这样的。”


“不是?”


“我知道你从看见我的第一眼就对我产生了强烈的感情。”


格朗泰尔艰难地点了点头。


“其实,我一直以来都对你也有感觉。”安灼拉终于说出了口,“我父母离婚这件事,让我有史以来第一次感到不安。”


“所以你刚刚是对我表白了?”格朗泰尔再一次地感到迷茫。


“算是吧。”安灼拉迟疑地回答。


格朗泰尔总算是明白了。


他对上安灼拉的视线:“所以你哭,是因为离婚这件事触发了你一直以来的忧虑。你一直——”


安灼拉迅速地打断了格朗泰尔。


“我一直都在害怕我的感情会得不到回应。我对长久感情的要求你无法接受。我一直在害怕你会在感情中抛下我。所以我从来没表露出我一丝一毫的感情。”


“所以我想问的是,你是否愿意接受我脆弱的不具安全感的感情?”


“我愿意。”格朗泰尔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我保证,我决定不会抛弃你。”


他决定好好地说出来。


“我承认我在第一眼看见你时,就因为你的耀眼而爱上你。可那不是所有。我更爱你的性格,我爱你的自律,坚定,执着。我爱看你的信心飞扬,我看你为自己所热爱的东西奋斗。”


“我很少立下保证。但今天,我向你——我一直深爱的人立下郑重的誓言。如果你决定与我开始一段感情,我绝不会抛弃你。”


安灼拉紧紧地抱住了他。


格朗泰尔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对方呼吸的温暖气息吹过耳边。


“谢谢,谢谢你的保证。”这次安灼拉的眼眶里是感动的泪水。


“我怀疑你是不是水做的,这么能哭。”格朗泰尔打趣道。


“你很讨厌。”安灼拉,终于,脸上出现了笑容。


“不过你就喜欢我的讨厌,对吧?”


安灼拉害羞地低下了头。


“嘿,我还没开始调情呢,你怎么就脸红了呢?”格朗泰尔忍不住用手捏了捏安灼拉绯红的双颊,“你真的好可爱。恋爱中的天使。”


安灼拉出人意外地咬住了格朗泰尔的下嘴唇。他想让对方闭嘴。


格朗泰尔被这奇怪的举动一吓,但立马回神过来吻住安灼拉。安灼拉小小地挣扎了下,最终接受了伸入的舌头。


格朗泰尔经验丰富,完全地引导着这个吻。两人难舍难分,直到氧气的需求变得无法忽视。


“你可真是个新手。”格朗泰尔笑道。


“好吧。你是我亲过的第一个人。”


“所以这是你的初吻?”


安灼拉再次脸红了。


格朗泰尔的笑声回荡在整个穆尚。


“我们留在这吧。反正现在已经是凌晨了。出去挺危险的。你需要一个好好的休息。我看这里的沙发很舒服。又大又软,当然也非常适合某些活动。”他提议道。


安灼拉无法控制地脸红:“别。我现在只想睡觉。那个某些活动,还是下次吧。”

“是,我的阿波罗。”格朗泰尔很高兴服从。


第二天早上,ABC众人看见沙发上相依为眠的两个人,都会心一笑。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