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的多重含义

躺在音乐剧&英剧坑底

【悲惨世界/同人】骨头焚于760℃——第一章


标题来自Sopor Æternus & the Ensemble of Shadows的《Va(r)nitas, Vanitas...》


一个天使和恶魔的AU的脑洞


安灼拉伪装成人类,不断用自己的灵魂来试探格朗泰尔。然后他们俩made love。醒来后,安灼拉告诉格朗泰尔自己的身份。格朗泰尔以为安灼拉会杀了自己。


挖坑不填是优良传统是吧_(:_」∠)_ 我尽力填



1415年


格朗泰尔第一次试图杀人,是一个人类少女。父亲把沾满血的刀放到他的手里,在他的耳边低语。


“杀掉这个少女,做一个真正的恶魔。激发你心底的血性吧,孩子——”


他丢掉刀逃跑了,落荒而逃。他不要杀人,他不要做一个恶魔。


————————————————————


1631年


格朗泰尔第二次试图杀人,是一个巫师。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年,看起来才十七八岁。很久以前的事,他都记不太清了。当那群疯狂的巫师猎人把少年绑上火刑架时,他就这么看着。


他告诉猎人们——为了摆脱他们对自己的纠缠——那个少年是巫师,和撒旦勾结的邪恶巫师。他以为少年会逃跑的,可是少年一句话没说,任由猎人对他做出所谓的来自上天的神圣审判。


他看着少年在火中灰飞烟灭,再一次逃跑了。


————————————————————


1862年


格朗泰尔第三次试图杀人,是一个小男孩。维多利亚时代街道上奔跑的众多流浪儿中的一个。他本来是想救那个孩子的,可事情失控了。


一个恶魔用红色的眼睛瞪着他,吸取着男孩天真纯洁的灵魂。他举起了匕首,却刺伤了孩子。


他看着孩子死在他的怀抱里,又一次逃跑了。


————————————————————


2017年


这次,格朗泰尔没有逃跑。因为他遇到了Les Amis de l'ABC,遇到了安灼拉。


一群年轻毛头小伙和他们的领袖——一个异常关心超自然生物安危的人类,致力于让超自然生物免受人类的迫害,人类避免被超自然生物袭击。


他觉得自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安灼拉,一个他不会有机会拥有的人。安灼拉,绝对,绝对不会爱上嗜血的恶魔的。


嗜血是他们的天性。不像吸血鬼,恶魔杀人为的不是血液而是灵魂。越纯洁的灵魂越好吃。


格朗泰尔喝酒,每天沉浸在打量的酒中,以此来掩盖自己身上的血腥味。他伪装成人类,混迹在Amis中间。


“如果他们发现,你会被杀掉的。你是恶魔,不是什么善良无害的人类。”爱潘妮曾警告过他。


不过,他不怕。他的生命在安灼拉面前什么都不算。只要能看见安灼拉的信心飞翔,他就死而满足了。


————————————————————


格朗泰尔很饿。他需要灵魂,纯洁的灵魂——生理意义上的和心理意义上的。灵魂的定期补充是很重要的,就像有些动物的发情期一样。


他提着酒瓶,游荡在半夜的大马路上。他回想起,吸食上一个灵魂是什么时候——也是在半夜。一个车祸受害者,血肉模糊地挣扎着,对他哭喊着,让他给个了解。他取走了这个灵魂,让他在死亡前少了受点罪。


他的头脑变得模糊,在酒精,性欲和饥饿的三重夹击下。世界开始旋转,时间开始消失。


就像以前经常发生的一样。他会从大街上随便找一个人,带回家,躺倒来一发——算是解决了饥饿。虽然没有美味的灵魂,他也算是满足了生理需求。对灵魂的需要在极端条件下可以转化成对性爱的渴求。


就像以前经常发生的一样——


可是不同的是,这次,他带回来的是安灼拉。


他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









评论(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