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的多重含义

躺在音乐剧&英剧坑底

【悲惨世界/同人】骨头焚于760℃……第三章

画风突变【之前那个装逼的文风我继续不下去了_(:_」∠)_ 从装逼变成逗比……庆贺一下双C终于捞到了出场(古费拉克不再只存在于对话中)

还有一章就把能这个坑填起来了哈哈哈兴奋

——————————————————









格朗泰尔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安灼拉已经走了。


只留下一根洁白的羽毛,放在枕边。


血液的腥气依旧弥漫在房间里。


格朗泰尔摸了摸脖子上的伤痕,哭了。


————————————————————


“有这么一个问题。”若李对着他的《吸血鬼疾病百科全书》提出了疑惑,“既然天使和恶魔是对立的生物,如果他们搞在了一起,会发生什么呢?”


“也许他们会爆炸?砰地一声爆炸?”古费拉克用双手模仿着烟花绽放的场景。


“我听说,天使的头发都带着自己独有的香味。”热安扇动他薄薄的羽翼,从屋梁上翻下来,加入了这场奇怪的对话。


“据我所知,公白飞的头发闻着有一股哲学的气息。”古费拉克在热安的脸颊上落下一吻。


“其实是旧书的味道。”若李掏出了自己的镜子。热安乘其不备,偷偷地亲了他的额头一口。


“你们仙子一族都那么喜欢亲吻吗?”


博须埃飞奔着冲进穆尚,大声地宣布道:“安灼拉和公白飞来了,大家各就位!”


若李急急忙忙地把镜子揣进兜里,百科全书扔到地上。古费拉克乖巧地将上衣扣子扣扣好,装作一副正经的样子。热安则收了收羽翼,用手梳理起头发。


全咖啡馆的目光聚集在进门的两个人。他们似乎正在讨论什么奇怪的话题——安灼拉脸红的像樱桃,公白飞挂着尴尬的微笑。两人接着做到了一旁的桌子上,背对着喧闹的众人,似乎在进行私密谈话。


“你说昨天晚上,我们的领袖去哪了?”若李凑着古费拉克的耳朵狡黠地说道,“天使的发情期到了啊!”


“那可不叫发情期,是什么诡异的——天使对美与爱的追求——奇奇怪怪。为什么要说的这么文艺呢?”


“鲜花与诗歌是世间最美的东西。”热安突然冒出一句。


“嘿!格朗泰尔呢?又醉倒在大街上了吗?”巴阿雷大声地喊道。


“他在此处。”弗以伊指着门口说。


格朗泰尔本来不想来,却硬生生地众人拉进来,包围在中间。大家有一搭没一搭的开始闲话唠嗑。


“我新买了一条高级麂皮绒皮,可贵了。”


“上次我把公白飞的宪章烧了。他现在都不理我了!”


“被法学院开除真是阻止了我的堕落——”


“米西什塔又不高兴了。”


“你应当甩了她。”


“别瞎出主意,巴阿雷!把你的骑马服扣上。”


“我想养只猫——飞儿老说我像一只可爱的小奶猫。”


“他说的很对。”


“现在正是游览波兰的好时机。”


“听说天使会把自己的羽毛赠给自己所爱的人。”


“我上次睡觉的时候,从公白飞的大翅膀上拔了一根下来,他差点掐死我!”


“他们找到伽弗洛许的父母了。他在街边游荡了一百多年,该有个家。”


“他说他很喜欢这样的生活呢。他说他要找到那个转化他成吸血鬼的人,好好谢谢他呢!奇怪的孩子。”


“伽弗洛许非常可爱呀——可是永远当小孩会不会很无聊啊?”


“漂亮的男孩在脑中萦绕②,就是奥林匹斯山上的众神一般美妙。”


格朗泰尔在他们高涨的兴致中准备缩进自己宽大的衣袍中溜走时,一把被若李的大手抓住。


“哦天哪!格朗泰尔!你的脖子怎么了!你受伤了吗!快让我看看!”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我不小心划到了。”格朗泰尔试图搪塞他们。当然,他失败了。大家一拥而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要把他大卸八块了。


突然,有人重重一拍桌子。大家回头一看,安灼拉和公白飞都站了起来,互相镇静地瞪着对方。


“你不理解我的意思!”


“你也不理解我的意思。”


“你应该勇敢地行动!”


“你应该对你做的事负责。”


“你太温和了!”


“你太残酷了。”


“我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我的事情同样不是你想的那样。”


“告诉他!”


“你也需要给他一个解释。”


“好。我们,现在,都,去。”


“好吧。”


他们两个互相又瞪了几秒中,一齐向大家走来。安灼拉从人群中抓出格朗泰尔,带着他在众目睽睽之下飞走了。公白飞则拽着手握把他拉进了穆尚后面的小房间。


其余的众人看着这四个人——两对消失,惊讶得目瞪口呆。






①来自原著安灼拉的演说(?)
②热安的著名错词( ͡° ͜ʖ ͡°)


其实是格朗泰尔睡了安灼拉,该负责的应该是格朗泰尔???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