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的多重含义

躺在音乐剧&英剧坑底

【悲惨世界/同人】骨头焚于760℃……第四章(完结!)

感觉有点烂尾了_(:_」∠)_

不管那么多,反正把这个坑给填起来了!!!

————————————————————



:格朗泰尔看了看四周完全是一个款式的家具。几乎没有装饰,不是灰色的就是白色的。整个房间最有活力的就是电视柜上玻璃花瓶里一朵随风洋溢的橙色小雏菊。


“这是你的家?呃,看起来很单调诶。”


“是的——公白飞装修的,他说这是哲学的风格。”安灼拉顿了顿,“他说,我应该负责任一点,像个正常的天使一样。”


“所以,你想要回你的羽毛?”格朗泰尔从外套的口袋里掏出安灼拉早上的羽毛。他一直小心翼翼地保存着,怕弄脏它的光洁。


“不。”


“你不后悔吗?”格朗泰尔坐在了沙发上,安灼拉也跟着他一起坐下。


“不。”


格朗泰尔不解地皱了皱眉毛。


“我是想正式地请求你收下我的羽毛的。”


“所以若李说的,天使会把——”


“是这样的。”安灼拉抓了抓头发,“我们不轻易赠送,一生也许只会有一个人。”


“哦,那谢谢了?”格朗泰尔笑笑。


安灼拉一幅嫌弃的眼光看着他(¬_¬`):“若李和热安两个人对我们天使特别好奇——不过我们的头发确实有特殊的气味——”


“樱桃。”格朗泰尔麻利的插嘴道,“你的头发是樱桃味的。我闻到了,昨晚。”


安灼拉投来一个白眼,脸微微地红了。


格朗泰尔又小小地调侃了安灼拉几句。似乎除了公白飞,队伍里其他人都特别喜欢开“安灼拉对革命以为的事一无所知”的玩笑。


“呃——公白飞还说我应该给你一个解释。”安灼拉具有一种神奇的技能——他一开口就可以把再快乐的气氛的变得严肃。


“我不介意的,真的。”格朗泰尔挥挥手。


“那我还是要解释。”安灼拉有时强硬地出人意料,“最近一直有恶魔企图追杀我和公白飞,所以我们必须小心一点。我对试探你的事,也很抱歉。我只是想确定你不是,呃,混进来搜集灵魂的。”


格朗泰尔强行维持着脸上的微笑,这让安灼拉更加抱歉。


“我真的很抱歉,但是我们必须小心一点。”


“没事,我可以理解的——”


安灼拉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对方的脖颈,更带着歉意地说:“还有一件事,准确的说,两件事。昨天晚上的事,确实超出预料了。我——至少不在我的规划里,但事情一下就失控了。我本来不想——”


“啊!是不是我昨天出格了?其实你根本不想——呃,那啥的?我是不是强迫你像什么恶魔的蛊惑——在那种情况下,我不是很能控制自己——”格朗泰尔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恐惧。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放心,我是完全自愿的——只是我也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我就那么跟你走了。”安灼拉的脸更红了,“昨天晚上,嗯,其实蛮好的。”


“哦——”格朗泰尔长舒一口气。


“关键的是,我之前对你怀有戒心,主要还是因为——”安灼拉轻柔地握着了格朗泰尔的手,“你也许记不太清了,但是——就是1631年。”


1631?


很久以前。


少年。巫师。巫师猎人。火刑架。


金发碧眼。


格朗泰尔脑中残存的记忆碎片连成一下,他惊讶地喊道:“是你!你为什么不反抗,我,我,我真的很抱歉,抱歉——”


“是我。”安灼拉紧咬着下唇,“这不怪你。他们总归需要一个目标,而且我也没怎么样。火伤不到我,我也不想惹出风波,就让他们烧了。”


“那如果不是你呢?就是害了一个无辜的人——我之前一直这么认为——我很后悔,内疚。”


“历史没有假设。”安灼拉在格朗泰尔的太阳穴上落下一吻,“你为此感到后悔,再没有这么做过就够了。事实是,你并没有害死任何人。在没有造成重大后果的情况下,所有人都值得一次改过的机会。”


“I am sorry.”


“而我原谅你。”


“谢谢。”格朗泰尔紧紧握住安灼拉的手。




————————————————————




一个双C的小小的彩蛋:


“安灼拉说,我应该勇敢的告诉你——”


“那我的回答是YES!”


“我还没有告诉你呢。”


“我早知道了啊!要不然我偷了你的羽毛后,你也不会就打我一顿,却没有要回去。”


“——”


一个很长很长的吻。


“——”


“嘿,古费!拿开你的手!”


“飞儿,你为什么比安琪还羞涩?哈哈哈。”


“呃——至少不要在这里。他们肯定都在门外偷听。”


“那我们回去?去我那?”


“好吧——我带你飞过去。”


“终于能体验一把天使飞行的感觉了!!!”


————————————————————


再放个设定:


安灼拉,公白飞——天使


古费拉克——巫师


热安——仙子(鲜花与诗歌仙子)


若李,博须埃,伽弗洛许——吸血鬼


巴阿雷——狼人


弗以伊——精灵(书本和地图守护者)


格朗泰尔,爱潘妮——恶魔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