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的多重含义

躺在音乐剧&英剧坑底

【悲惨世界/同人】七十三万上的一点

看完敦刻尔克就想写点东西……

【写不了历史向,就设了个星际AU的背景……

敦刻尔克太好看了……太好看了……

哭泣……





新历238年


3月


G星际帝国与F共和联盟签订长期停战协定。大批战俘被释放。数千万参战军士退役。


AN+救助站建立。星际最大救助站——政府与民间共同管理的战后服务组织。


4月


AN+救助站总站


格朗泰尔作为最后一批被释放的战俘军官之一,独自坐在体检中心外面的金属椅子上。虽然室内的暖气打的很足,医护人员还是非要给他裹上大大的毯子。


大部分医生和护士都在治疗处,不仅是军官们,最后一批交换的俘虏包括了将近一万的普通军士(幸存于G帝国的屠杀)。他们身体与精神的痛苦难以想象。


根据星际公约,不得屠杀尉官级及以上的军官。但对于普通军士来说,成为战俘就是地狱。G帝国对于战俘的杀害率高达百分之七十三,而F联盟尽力维持在了百分之三十。并且对于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七,大部分是军官,其余的要么被送进劳动营,要么更糟……真的更糟。

一位矮矮的护士走来,她没有像一般医院里的护士,涂着鲜艳的口红,踩着高跟鞋。格朗泰尔忍不住盯着她额前垂下的一小撮金色刘海。这让他想起了某个人。


“格朗泰尔,空军上校,您好。”护士尽力地使自己听起来活力友善,不过她嗓音中的疲倦仍无法掩饰,“我的名字是依莱娅,为您帮助。”


“谢谢。”格朗泰尔轻声说。


“我已经拿到了您的体检报告。”依莱娅在他旁边坐下,打开了手上的文件,“您除了体重较轻外,并无其他大碍。医生建议您进行一段时间的饮食调养,就可以完全恢复健康了。”


依莱娅涂了蓝白红三色的指甲油。“出于对您心理健康的关切,您是否愿意进行一下与公白飞医生进行一下心理谈话。这将有助于您内心压力的缓解。”


“公白飞?”格朗泰尔的思绪渐渐滑回曾经的往事。


公白飞一直是随军医生。哦,还有若李。空军第三编队。整个联盟最好最大的编队。


他们一起经历了许多战役——大大小小的空袭,对战,特殊任务,保卫——


很多的胜利,和很多的失去。巴阿雷在克姆战役中牺牲了。热安因为燃油不足被迫迫降在敌方的海滩上。博须埃的降落伞不幸地无法打开。古费拉克的战机刚起飞就起火了……


他们成功击毁了F帝国第五军团司令的逃离飞船。星际医疗队的组机在他们的护送下成功穿过对方控制的凡尔查空域。在欧索大撤退中,是他们以区区九架战机,维护了整场转移不受空袭,击落敌方战机二十几架……


“是的。如果您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安排。”依莱娅温和的声音仿佛是嘈杂的战斗声中,枪火,炮弹,尖叫,撕心裂肺的痛苦中的唯一清醒。


只是一两天的训练,空军新生就被塞进那小小的座椅迎接死亡。大部分的对战都只是一换一的牺牲,划过天空的那一抹火焰意味着所有。


舱门无法打开,仪表失灵,通讯失联,弹射自救系统损坏……最常见最致命的问题。


有位金发天使曾在他最后一次坐进他的战机时,对他说,一位许多许多年前地球上的诗人的诗句:被谋杀者的伤口是否痊愈?是否依然记得谁杀死了他们?


是敌人?还是他们自己?是战争?还是发动战争的人?谁该指责他们,他们又该指责谁?谁看见了胜利,谁又看见了死亡?


“不用了,谢谢。”他这样回答道。


“如果您感觉……”依莱娅使用着她医护人员的耐心与善意。


“我只是想见一个人。”


一个人?真的是一个人吗?他的影子逐渐模糊,最后消失为死亡数字:七十三万上的一点。他会吗?不会的。他永远是他,火焰中的飘曳的花。


千万种相似,千万种融合也无法复制一人相同。他是飞向太阳的伊卡洛斯,只是他没有翅膀,一根羽毛也没有。只是狭小空间的潮湿,和隔壁的哭声。枪击碰撞的声音,不断地有人崩溃,消失又出现,一次又一次。


他是谁?他又是谁?他是二十七万中的一个编号。他是枪口前的一朵鲜花。谁是谁已丧失了意义,只有他。灰色水泥垂下的一点亮光,黑暗中唯一的光芒。如此刺眼但又是唯一,最后的一丝美好和理由——不是那七十三万上的一点的理由。


“安灼拉……”


“安灼拉……”


“安灼拉……”


回声伴着回声,穿越于在白色之中。


“安灼拉上将吗?他现在应该很忙——安排病患的床位问题,也许我可以为您预约一下。大概是要到明天了。”依莱娅抱歉地一笑。


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他。


其它的都不重要。


“……算了,不用了,谢谢。”


“您真的没事吗?”


“真的。”


“那我带您去休息吧?”


“好的……”


“请往这里走。”


“谢谢……”


“小心台阶。”


“嗯。”


“马上就到了。”


“好的。”


弯转的走道。那里是灰色,这里是白色。


不停地劝说再劝说。帝国和共和国的区别只是几个字。一句话,灰色水泥将变为红色丝绒。


不,是不一样的。


那里没有他,这里有。


至少。


有他对他的回忆。


……


“格朗泰尔!”


……


金发的天使。


“把他交给我吧。谢谢你,同志。”他同依莱娅握了手。


安灼拉的拥抱。


和一年前一样的温暖。


如闪耀的太阳一般。


双手的触感。


一如既往。


“我爱你。”


“我也是。”


美好。


最后剩下的美好。






【里面所有的名词都是我编造的】

【标题灵感来自于辛波斯卡的一首诗】

【文中提到的地球诗人的诗也是辛波斯卡的】

【我爱辛波斯卡……我爱敦刻尔克】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