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的多重含义

躺在音乐剧&英剧坑底

【悲惨世界/同人】巧克力与冰淇淋



巧克力与冰淇淋


简介:坚持站ER·安灼拉×站错成EM的·格朗泰尔。情人节注定是狗血的情人节。站错cp令人万分痛苦。小甜饼一块,大概吧。


备注:罗里吧嗦地肝了几天,赶在情人节的最后_(:_」∠)_ 反正不知道在写些什么啊啊啊啊啊







*



从某种角度上看,当意识到感情的存在后,安灼拉会是主动的一方。  




*




情人节的晚上,格朗泰尔一个人躺在乱糟糟的床上。情人节注定是孤单的。除了,隔壁房间腻歪的小情侣。他也不知道自己和马吕斯这个小屁孩成为舍友,大概是被古费坑了一把。


悲惨的人生啊!


希望隔壁两个搞上的时候,能安静一点,至少给他一个安静的单身夜晚。




*




“格朗泰尔!快点帮帮我!”


当马吕斯火急火燎地冲进他的房间,格朗泰尔极力克制住翻白眼的冲动。


“安灼拉他要过来找我。他已经快到楼下了。不能让他发现我们两个。”


“为什么啊?”格朗泰尔并没有挪动身躯的意思,“那你打算怎么躲他?”


马吕斯推开格朗泰尔的窗子,说:“安灼拉知道我谈恋爱了一定会很生气的。你这边有个应急消防梯,我和珂赛特可以爬下去,然后绕到正门口。”


“然后呢?”


“呃,去柯林斯,大概吧。”马吕斯迅速和珂赛特交换了眼色。珂赛特羞涩一笑,跟着马吕斯顺梯子,一步一步谨慎地爬下去。


“帮我拖住安灼拉!谢谢你啦,大R!”


“我尽量。”格朗泰尔无奈地说。


“能打个电话给古费——”


“我手机没电了。”


“好吧,祝您有美妙的一晚,谢谢!”


哈,不可能的。




*




格朗泰尔万分确信等到三次响铃后才开门,并且已经打好'讥讽'安灼拉愠怒的脸的草稿。但是,事情有那么一点点差错。安灼拉,他看起来,没有一点点不高兴。相反,还友善地问候了格朗泰尔。


或许是法兰西自由女神突然觉得总让格朗泰尔心碎(heart-broken)太残忍了,突然开恩。


“马吕斯不在。”


“你怎么知道我要找谁?”


“难不成找我吗?”


“他去哪了?”


“呃——”格朗泰尔的脑子飞快地转着,试图出撒个合理的谎,“他,他去翻译稿了。你知道的,那个西班牙语的稿子。关于内战的研究。”


“嗯,砂岩出版社的稿子。”安灼拉若有所思地盯着格朗泰尔的拖鞋鞋尖,上面是一只大笑的熊猫大脸。“原来你喜欢熊猫啊。他们确实,具有特定的吸引人的魅力。”


“不不不。古费拉克买的,不是我买的!”格朗泰尔焦急地辩解道。


“好吧,既然马吕斯不在,我下次再来拜访。我现在要去柯林斯,你想一起来吗?”


等一下,马吕斯要去柯林斯,安灼拉也要去柯林斯,正好撞上了啊!不行,好人做到底,他必须拖住安灼拉。


“啊!安灼拉,别走!”格朗泰尔惊声疾呼,“我想马吕斯马上就回来了,要不你坐下来等会。绝对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的。”


安灼拉正走到楼梯口,准备下去。听到呼声,他缓缓转过身,耐'人'寻味地瞥了格朗泰尔一眼,嘴角划起微微的弧度。格朗泰尔接收到他犀利的注视,心虚地移开目光,刚好错过那个不能更微的微笑。


“麻烦您接待了。”




*




格朗泰尔瞪着厨房柜台上的那盒心形巧克力,仿佛想要用眼神把他融化一般。旁边的水壶鸣响了好久,他才啪的一声关掉火。


情人节礼物,安灼拉说。


该死的马吕斯,为什么他有礼物!妈的,还是情人节礼物。安灼拉绝对喜欢马吕斯。


他一点都不嫉妒,一点都不。


保持镇定。


专心泡可可,别想太多。




*




“谢谢,非常好喝。”安灼拉礼貌地感谢格朗泰尔泡的热可可。


“啊。”格朗泰尔现在心慌意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接下来该怎么办?啊!啊!啊!


“马吕斯很刻苦,他最近一直工作到半夜,完全没有空闲娱乐时间。”格朗泰尔努力寻找话题,“他是一个帅气的小伙,美少年。他长得天真又高傲,头发还浓密乌黑,肯定有很多人倾慕于他······”


“嗯,是的。”


“要是他谈恋爱了怎么办?我这个舍友可要伤心死了。你说他会找什么样的对象?”


“他最近为一个人神魂颠倒,连会议都不参加了。”


“哈哈!真是马吕斯的作风!”


“希望他能早点调节心态,回到我们的队伍中来。他,一个年纪轻轻的好小伙,应当有些作为。”


格朗泰尔不自觉地就将对话拐到到一个奇怪的方向。他发誓他不是故意的。


如果安灼拉真的喜欢马吕斯,但是马吕斯坚定讲他的心给了珂赛特,这就太戏剧了。糟糕。


他和安灼拉是不可能的,他也不妄想这个。不过,撮合撮合安灼拉和马吕斯还是可以的,可那样就有点对不起珂赛特了啊。安灼拉总算找到真爱,竟然早已名草有主,他还不能告诉安灼拉。


他是不是想多了?胡思乱想些什么······


“我想我该走了。”安灼拉突然站起来,准备离开。


“什么?”格朗泰尔也跟着站起来。


“马吕斯看起来一时半会回不来。”


安灼拉拧上扣子,伸手将杯子递还给对方,系紧袖口的衬衫往后一拉,露出光洁的手腕。“我去柯林斯等他。”


格朗泰尔见安灼拉欲走,心里一阵不妙。“不,不,不行!”他紧张到说话都不清楚,焦灼地寻找办法。“你不能走!那个——马吕斯——他,他——”他下意识地一把抓住安灼拉的手腕,拽向厨房。他突然想起之前买的冰淇淋。“他买了冰淇淋,想要和你一起分享!”


安灼拉不知道是被格朗泰尔的动手动脚震惊了,还是马吕斯的神奇冰淇淋震惊了,一副''你搞什么?笑死我了''的表情。“现在是冬天,格朗泰尔。”


格朗泰尔没理会安灼拉,自顾自的从冰柜里掏出两小盒冰淇淋。这可是他排了几小时队才买到的珍稀冰淇淋,现在要荣归马吕斯名下了,唉。


他干嘛要为了马吕斯的清白这么拼啊?


“你看,这是法兰西情人味的,其实就是樱桃巧克力葡萄酒酒味,限量款,手工制作。马吕斯精心准备的,感谢你一直对他的照顾。”


安灼拉接过冰淇淋盒子,用指尖划过商标的地方,竟然微微笑道:“法兰西情人,给革命的子女。难以相信,马吕斯竟然有革命的浪漫情调。红与黑系列。最近很有名的店。谢谢你。”


“没想到你还知道?”格朗泰尔有片刻的陶醉,醉在安灼拉的微笑里。这是他收到最好的情人节礼物,虽然并不是为他而来。多么灿烂的笑容,那种他可以洋洋洒洒几万字描述的笑容,他太想太想溺死其中了。


“热安之前给我们买过,希腊神话系列,你不幸错过了。”


真是太有那家店风格了。格朗泰尔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法兰西情人这个名字才毫不犹豫地买下冰淇淋的。他看到名字的第一眼就想到了安灼拉。


他本来想一个人吃个两份,假装有人——安灼拉陪他一起过情人节。没想到,阴差阳错,事情发生得超乎想象。


“哦?”格朗泰尔感到耳边有些发烫,下意识地底下头,闪躲安灼拉的目光。


“我的是俄瑞斯忒斯味,若李拿到了飞翔的翅膀特别供应,你的是皮拉得斯味,可惜最后被马吕斯拿了。”


马吕斯——


格朗泰尔盯着自己的脚尖,上面的熊猫仿佛在咧嘴嘲笑他的痴心妄想。


“俄瑞斯忒斯和皮拉得斯。”安灼拉低声说。


该死的。


该死的。


该死的。


不要这样,安灼拉。


安灼拉身体轻轻地向前一倾,迅速地缩短两人中间的距离。格朗泰尔感到一阵压迫感,随着安灼拉的靠近,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呼吸的急促。


天哪。




*




格朗泰尔有那么一瞬间以为安灼拉会吻上来,但是,他想多了。安灼拉仅仅从他的背后拿起那盒巧克力。他在心中长舒一口气。他真的不知道,要是安灼拉真的吻上来,他会怎么做。


“你不尝尝?”


“这不太好吧。”格朗泰尔尴尬地笑笑。


“好吧。”


如果从安灼拉的角度来看,这个时候他也有些犹豫,担心是否会冒犯到格朗泰尔,亦或者过分越界。他很清楚自己的情感,也愿意为此而行动,不过他不知道格朗泰尔怎么想。


“呃,毕竟是送给马吕斯,我不好意思——”格朗泰尔抗拒与接受的情感交织着,正在激烈争夺主导权。


“其实。”安灼拉再次笑道,“这是给你的礼物。”他感觉今天笑的次数太多了。(并没有几次。)


“我的?”格朗泰尔终于敢抬起头。


“我从来没有说过是送给马吕斯,同样没说过是来找马吕斯。”安灼拉决定干脆继续笑下去。


Fuck.”格朗泰尔轻骂一声,眼睛里却不禁充满喜悦的泡沫。


事情发展得太快,太出人意料。


“当然,如果你生气的话——”


“不不不。”格朗泰尔不知从何处来的勇气,牢牢地抓住安灼拉的衣袖。


他会的。


格朗泰尔,(在两百年前没有做到的),现在要做到。他踮起脚尖,仰头狠狠地靠向安灼拉。


但是,没那么容易。


在格朗泰尔展示出万分的激进后,安灼拉明白是时候了。


安灼拉在格朗泰尔足够靠近之前,他就已经先发对人,缓缓地覆盖上对方的嘴唇。


这是一个激烈的吻。即使之后的某一刻他们会后悔,即使之后的某一天他们——不会的,他们绝不会相互憎恨,相互伤害,相互遗忘。


牵着的手从未放下,从生命到死亡,从鲜血到黎明。




*



“事实上,我知道马吕斯和珂赛特在一起。我就是来找你的。我实现跟马吕斯说了一声,没想到他这么怕我。”


“该死的,我还以为你喜欢马吕斯。”


“真的吗?”


“你干嘛不直接说,害得我把你当捉奸的。”


“马吕斯能找到他的灵魂伴侣是好事。我只是顺着你的话说下去。没想到你会误解。还有马吕斯不会西班牙语。”


“你难道不是故意的吗?”


“不是。你嫉妒了?”


“安灼拉拉拉!”


“冰淇淋要化了。”


“它们可以等等。”


现在最重要的是。




*




卧室的门被轻轻关上了。




*




格朗泰尔本来以为会是隔壁两个先搞上的,没想到他们连影子都没有,而且自己房间倒成了不安静的那个。


















评论(1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