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的多重含义

永远坑底躺尸中

【悲惨世界】【ER】EVERYTHING 所有一切

简介:一个科幻AU。







格朗泰尔醒来。


潮湿与空无一人。


他可以清晰地闻到弥漫无止且无法驱除的铜臭味,还有头顶摇晃的原子灯。


不,他不能闻到灯。


不对,不对,不对。


他站起来,挣扎着将躯体从沉重的太空工作服中解救出来。


哪里来的水。太空工作服里为什么会有水。


他环顾四周。他在轮机室。事实上,这里根本没有什么轮机,现在都是核能和原子能供电。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地方要叫这名字。就像巴黎为什么要叫巴黎一样。为什么。


有人吗。


没有。寂静,寂静和寂静。


他迈开双腿,轻微的疼痛。他走向控制室。


该死的,又是铜臭味。


走道的栏杆上不断地下滴水珠。


滴答。


哐。


他到了。




——————————————————————————


没有人。


只有,只有闪烁的操控台。


“即将撞击!即将撞击!即将撞击!”


哦。现在他想起来了。


有人在叫喊,有人在推搡,有人在哭泣。


水。哪里都是。顺着椅背滴落。


32-6J号恒星。在舷窗外。


它好美。金色的光芒与火焰。


如此有活力。


闪耀旋转。


旋转,旋转,旋转。


滴答滴答。


他听到了声音。救生舱脱离的声音。


哐。


然后万物静默无声。


他知道的。


接受吧。




——————————————————————————


为什么他可以闻到灯。


为什么轮机室里没有轮机却要叫轮机室。


为什么到处都是水。


为什么没有人。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一切的不合理都是源于,


死亡。


爱也是吗?




——————————————————————————


他正在死亡。


不是死亡之前,也不是死亡之后。


他能看见,深红沉重的烟雾。


嘈杂——机器的尖叫。


干涸,汗液,粗糙,麻木,无力。


他正在堕落到现实。


极速地。


最后的千分之一秒。


心愿。


伸手。


抓住。


轰鸣。


金色。


微笑。


火焰。


吞噬。


虚无。




EVERYTHING.




——————————————————————————




“插播一条紧急新闻。”


“银河系时间18时,一艘敌方NG型军舰企图偷袭圣美里科研基地。”


“经历长达数小时的抵抗后,柯林斯号护卫舰舰长,在确保舰上人员安全撤离后,驾驶护卫舰冲向敌舰。”


“最终与敌舰同归于尽。”


“现已确认两人死亡,受伤人数尚在统计。”


“下面,让我们为这一事件默哀五分钟。”





















(一个很迷幻的脑洞。好久不写了就越写越飘了???大半夜黑着灯打出来的,许久之前记下了第一部分,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写。晚上喝着牛奶突然就冒出了后半部分。)


(Anybody here?Just YOU and ME.)

评论(2)

热度(13)